新闻动态

News
Information

出台减负令更要创新教育评价机制

  在2018年最后一个工作日,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发布重磅文件:《中小学生减负措施》,从学校、培训机构、家庭等方面作出全面的规定,包括严控书面作业总量、科学合理布置作业、坚决控制考试次数等。(12月29日《新京报》)

  有调查显示,我国小学生的书包重量平均3.5公斤,初中生书包平均重5.5公斤,有的学生还用起了拉杆箱。学生不仅在校时间长,体育锻炼时间少,而且节假日还被迫参加学校组织的补课与家长安排的与兴趣班。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确实相当严重。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出台《中小学生减负措施》,从学校、培训机构、家庭等方面作出全面的规定,包括严控书面作业总量、科学合理布置作业、坚决控制考试次数等。其出发点无疑值得肯定。

  应试教育误导了孩子,加重了孩子的课业负担,影响了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。不少社会有识之士都认识到了减负的重要性与迫切性。教育部与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此前也下达了不少“减负令”。应该说,在教育部门的重视下,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状况也有所改观。但学校对减负到底会重视到什么程度呢?他们抓减负的热情会超过抓升学率吗?再说,学校不抓升学率了,家长也未必买帐。因此,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出台多少减负新规,规定布置多少作业,安排多少次考试,而在于创新教育评价机制,扎实推进减负政策措施的落实,切实减轻孩子的课业负担。

  其实,教育者对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危害不是不懂,为孩子减负的办法并非没有。从中央到地方都一直在提倡素质教育,推进减负政策。改革中考高考制度,规定作业量,控制考试次数……“减负令”描绘的愿景很美好,但是“减负令”再漂亮,关键还在落实。如果没有配套措施跟进,再好的减负令也可能事与愿违、变调走样。

  正如某教育专家所言:“由于减负牵涉的问题和环节涉及到教育最深层的内核和导向问题,改革起来相对困难。”在优质教育资源尚未大众化、还要依靠考试成绩选拔人才的当下,孤立地谈减负殊为不易。不仅是学校与老师不愿意“减负”,家长也普遍只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,身体方面只考虑增加营养,至于孩子的课业负担,即使家长心疼孩子太苦太累,嚷嚷为孩子减负,但是为孩子的前途着想,除了代替孩子背书包以外,并不愿意减轻孩子的课业负担。尤其在毕业年级,即使教育部门规定老师少布置作业、少补课,家长也会主动给孩子买各种学习资料,送孩子上各种培训班。一道道减负令的实际效果往往被应试教育消弭得所剩无几。因此,面对学生课业负担沉重的现实,如何减负是一个具有技术含量的问题。减负令如何契合教育现实,减负指标如何执行,如何监督与问责,都应有周到的制度安排。

  除了出台减负令以外,教育部与地方教育部门不妨取消升学率指标,健全教育监督机制,改革教育评价手段,合理配置教育资源,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,营造公平的教育环境。只有素质教育深入人心,教育资源配置合理,学校“只有远近之分,没有好坏之别”,才能让家长消除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心态,学校才能体会到给孩子减负的好处。切实转变教育理念,减轻孩子的课业负担,让孩子在快乐中学习成长,有很多事情要做。